zh
  • vi
  • en
  • ko
  • ja
  • zh

新型冠状病毒疫情-越南纺织成衣业之挑战

2602 - 2020

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全球生产链之警声

不是因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发生,策略拟定者、投资者、生产商才意识到全球生产对世界工厂之依赖性。然而,实际上由于中国具备全球最充沛之人力资源、主动性之原料供应资源以及货品生产进度与数量等压力的优秀忍耐性与满足能力,投资者皆犹豫不决进行中国境外的生产链与供应链等多样化。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爆发是生产商不可抗拒之情势,并也是全球生产链对中国之依赖性的警声。

对于纺织成衣业,疫情爆发导致中国生产停滞,致使全球供应链暂时中断,所有进项生产原料供应与生产、运输等阶段均遭受中国内陆以及中国与其他国家间之交通管制令的影响。然而,大部分原料生产工厂由于中国大陆长期春假与交通管制令致使员工无法返回工厂等原因而生产缓慢。Uniqlo、Gap或是Nike等服装品牌厂商都在担心存货缺货以及市场供货。例如,Uniqlo已确定春夏系列Uniqlo U外套等一些新产品上市的时间延后。

新型冠状病毒疫情与越南纺织成衣业的阿基利斯的脚跟

面对此次供应链危机,越南纺织成衣业一定也不是例外,目前越南成衣业之60%生产原料均自中国进口。作为Gap与Tommy Hilfiger等品牌供货商之10号成衣生产商平均自中国大陆输入50%生产原料,目前在面临2020年3月与4月交货订单的困难,3号西贡成衣生产商是Uniqlo与Nike品牌的代工厂,目前仅有足够原料来维持到3月份的生产需求。前开之困难都是新型冠状病毒疫情之直接后果。为了防范疫情蔓延,越南必须暂时关闭一些越南与中国边境关口,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中越交易活动。运输交易的困难加上因中国生产缓慢导致之缺货实况引致供应资源中断情形,是越南纺织成衣商头痛之难题。许多纺织成衣商须减少上班时间,延长工作进度,以期维持劳工有工作之期间;尤其是小型企业之生产原料仅够用到2月底,倘目前疫情继续发生,许多厂商可能面对3月初要关门停业。

新型冠状病毒疫情-越南纺织成衣业之挑战

运输交易的困难加上因中国生产缓慢导致之缺货实况引致供应资源中断情形,是越南纺织成衣商头痛之难题。(摄影: baodautu.vn)

据工商部进出口局副局长陈清海先生表示,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对越南纺织成衣业之影响未停止,甚至于疫情终止后疫情负面影响还在。越南纺织成衣业协会(VITAS)亦告知,一些纺织成衣业与皮革暨鞋类厂商正考虑可能改为自韩国、印度、孟加拉国、巴西等其他国家输入生产原料,以期弥补生产原料缺乏情形,然而前开方案仅系短期因应措施。

生产原料自供:非为现阶段开始,还等何时?

虽目前纺织成衣业在越南出口总额占12%以上之比例,并被规划为国家整体经济之主轴之一,惟该产业之布料生产的重要生产阶段却被忽略。此种缺乏永续性之开发也阻止越南成衣品利用EVFTA与CPTPP等贸易协议所带来之优势,其原因是该等协议都针纺织成衣品原产地订出较严格之规范,即从布开始或是从纱开始。因此,现阶段为布料生产开发具急需性之期间。

目前政府已颁布并适用许多投资优惠政策来鼓励纺织成衣业投资者投资,尤其是纺织成衣业之周边辅助工业。然而,由于对布料生产业之环保疑虑,尤其是染整阶段,各地方政府仍很犹豫不决,婉拒从事此类生产业务之投资者。此外,为能迎接布料生产商以及染织厂商进驻投资,各个工业区基础设施开发公司应严格与主动做好基础设施开发工作,俾能保证高功率之供水资源与废水处理能力。实际上,目前并不多工业区能立即接受染织厂商进驻投资生产。仅有部分少数例外之工业区能符合此产业厂商进驻投资之标准,包括宝明工业区、海河Texhong工业区以及黎明纺织成衣业工业区(Aurora IP)。其中,Aurora IP于开发初期已被规划为具有协助开发越南纺织成衣业之永续性供应链的功能之工业区,其第一阶段之目标是每年布料产能10亿公尺之布料。Aurora IP工业区也是北部地区目前具备最大功率之供水与废水处理能力的工业区之一。以初期明确之规划以及符合于优先开发纺织成衣业(特别是布料生产)之基础设施开发等因素,Aurora IP深感荣幸能有助于解决越南纺织成衣业与染织业投资之瓶颈。

数据源
AURORA IP 搜集 Nikkei Asian Review
VITAS、VNExpress、工商报与 nhipcaudautu.vn 等报导新闻汇编

有關資訊

http://auroraip.vn/
http://auroraip.vn/catalog/view/theme/